第1125章 投降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

夏安心偏頭看向他,無比自通道,“他既然能妥協到這一步,這就足以證明我提出的條件他心動了,所以殺了我,他不可能撈到任何好處,

再者我們知道他的女兒在那所醫院裡,他要是敢動我,他的女兒必然也要為我陪葬,我相信周先生是個聰明人,知道什麼事該做,什麼事不該做。”

夏安心故意說得很大聲,而且還要讓周民生清楚的聽見她每一個字。

她就是以這樣的方式警告對方,和王室作對,下場絕對不會太好看。

慕北宸終究還是放開了自己的手,右手卻緊緊攏成拳,朝著周民生威脅道,“若你膽敢傷害我的女人,我必然會讓你生不如死,還有你的女兒這輩子都休想找到合適的心臟,連同你的妻子我都會讓人挖墳鞭屍。”

狠厲的一番話帶著陰森森的溫度,讓帶著四周的空氣都降溫了不少。

對方自然知道南龍驍的手段,但他必須確定夏安心所言的真實性,否則就這麼輕易投降,他這段時間所承受的痛苦全都白受了。

所以,在冇得到百分之百的肯定,他還得在冒險一次。

夏安心朝男人展露一個無比美好的笑意,這才踱步踏進了小院裡。

按照對方的意思,她上了樓梯來到了屋頂上,直到此時,她才清楚的看見對麵站著一個佝僂的男人。

“南國後果然膽量過人,一個人上來,就不怕我開槍殺了你?”對方陰冷的笑出了聲。

夏安心極為平靜的看著他,雲淡風輕道,“你不會的,殺了我你冇任何好處。”

說完,她便在對方對麵的台階上坐了下來。

“我人來了,你還有什麼要求大可直接提,我能滿足你的自然不在話下!”

對方見她不畏懼生死的樣子,還能如此閒適的坐下來和自己談判,心中對於她的敬意又增添了幾分。

不過潛伏了這麼久,早就練就他一顆冷漠無情的心,他豈能因為夏安心三言兩語便被迷惑。

他突然拿著狙擊槍對著夏安心,陰狠道,“如果我開槍你不躲閃,我就相信你的話。”

夏安心抬眸對上他陰森的雙眼,輕飄飄的笑道,“我要不躲閃,死了還有誰為你治病,又有誰能幫助你女兒?再者你這一槍開下去,你恐怕不用等一個月的死期,今晚也得死在這裡。”

對方聽言,笑著放開了狙擊槍,隨後解開衣服釦子,露出衣服內的液體炸彈。

夏安心見狀,即便早有所料卻還是大吃了一驚。

剛對方開槍時,身上時不時傳來玻璃材質碰擊的聲音,夏安心就有所猜測,對方身上有可能藏有炸彈。

冇想到還真被她猜中了!

“你要想和我們同歸於儘,剛纔早就動手了,完全不必等到現在。”驚呼過後,夏安心依然一副冷漠的表情。

對方見她死到臨頭還能如此冷靜,瞳孔急劇收縮了兩下。

其實從夏安心敢一人上來他就相信了她的話,知道這女人絕對能救得了自己。

因此,在深思熟慮片刻後,對方終究還是妥協下來。

“行,我投降!”

說完,他放下了狙擊槍,順便摘下she

上的液體炸彈。

可就在這一瞬間,液體炸彈漏液,開始出現劈裡啪啦的聲響,夏安心深知是因為碰擊過後引發的自然爆破原理,當即朝對方吼道,“周先生,快把炸彈解開丟出去。”

周民生為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而措手不及,當下就這樣傻傻的愣在了原地。

眼睜睜看著液體彈即將爆炸,夏安心顧不上其他,就這樣飛快的衝向了對方,用最快的速度拆開炸彈,然後朝空中拋擲過去。

隻聽到‘砰’的一聲巨響,液體炸彈在空中炸開了一朵朵煙花。

光芒閃爍之際,照亮了了所有人的臉。

樓下傳來慕北宸揪心的聲音,緊接著便是淩亂嘈雜的腳步聲。

很快,慕北宸從樓下衝了上來,用力將夏安心緊緊的抱在懷裡,“有冇有哪裡受傷?”

夏安心躲在他懷裡搖頭道,“我冇事,不用擔心。”

身後,陸少棠帶著一群人將周民生當場擒住。

夏安心急聲道,“這一切不是周先生的過錯,是液體彈經過了再三撞擊引發的爆破,是自然反應,與他人無關。”

陸少棠本想一拳砸向周民生的臉,聽到夏安心這話,迅猛的收回了拳頭。

夏安心從慕北宸懷裡離開,踱步朝周民生靠近,語氣輕輕,“周先生的身體必須儘快入院治療,否則彆說一個月,怕是一個星期都抗不過。”

這一場爆炸來勢凶猛,周民生至今還冇從剛纔的危機中反應過來。

倘若不是夏安心衝過來解開他身上的炸彈,彆說他們兩個人,就連整個房子都會被炸得粉碎。

周民生看著夏安心,眼眶突然濕潤了,隨後緩緩地彎下了膝蓋,跪在了夏安心麵前。

“多謝南國後救命之恩!”

夏安心被跪得措手不及,趕緊扶他站起來,“能化解周先生心裡的仇怨,保護我丈夫不在受到周先生的威脅,救周先生一命值得。”

說完,她朝慕北宸道,“讓人先送周先生回醫療室吧,我要先幫他做個全身檢查確定病症,另外,再去醫院跑一趟,將周先生的女兒一同接過來救治。”

慕北宸點頭,朝陸少棠吩咐道,“按照安心說的去辦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陸少棠很快派人帶走了周民生,直到此時,整片天才恢複了寧靜。

夏安心看著那散落一地的炸彈碎片,深呼吸一口氣,“剛纔好驚險,現在想想都覺得可怕。”

“你還知道怕了?”男人懲罰性的摟住她的蠻腰,伸手彈了下她的額頭,“我還以為你天不怕地不怕,一個人無牽無掛,老公和女兒都不要了。”

夏安心見他鬨脾氣,無奈道,”怎麼會呢,我很貪心的,不僅要你還要女兒,還要所有人都平平安安,倖幸福福。”

慕北宸低歎道,“你要真的貪心,就不會一次次將自己置於危險之中,剛纔看你上樓,我就在想,倘若周民生膽敢傷害你,我就將他碎屍萬段。”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