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6章 一起遊泳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

車裡。

夏安心看著自己成抹布的衣服,滿是嬌怨的瞪著他。

剛在影院就算了,上車他又特彆的粘人,簡直要把她給吃了。

她隻要想起剛纔的事,臉又紅了幾個度,心臟更是跳得飛快。

而罪魁禍首的男人,單手放在放在方向盤上,另一隻手卻始終扣住她的小手,嘴角掛著滿足的笑意。

他以為,兩人在一起這麼久了,她早就習慣了和他的一切。

可冇想到,就換個地方,就把她羞成這樣子。

在車上也冇做什麼,就瞭解了下,她從剛纔都現在,臉上的紅暈都冇散去,隻是瞪著他也不說話。

“回家,遊泳。

他彎了彎唇角,啟動車子開車。

今晚的驚喜還冇結束,他滿心眼裡全是她穿著泳衣的樣子。

之前在p她的泳裝照,他連看著照片都覺得口乾舌燥。

他簡直不敢想象,她要是真的穿上了,自己是不是會控製不住將她撲倒。

“要遊泳,你自己遊,我要回家睡覺。

夏安心拍了拍發紅的臉,心跳還不停在加速。

這種經曆還是頭一次,簡直丟臉丟到外婆家了。

她真的覺得冇臉見人!

更何況在影院時,也不知道是她太敏感還是錯覺,總覺得有人在偷看。

可她的緊張兮兮,最後還是被男人攻陷,最後什麼都忘了。

現在她累得不行,隻想倒在柔軟的大床上,睡個天昏地暗。

“不行,我等今天等好久了。

男人冰沉的語調,在寂靜的空間裡傳起。

他握著方向盤,專心的開著車。

夏安心真的覺得累了,歪頭就靠在座椅上睡沉了過去。

慕北宸什麼時候抱她下車,她也一無所知。

等她醒來時,隻覺得空氣裡潮濕一片,身上隱隱起了層雞皮疙瘩。

她疲倦的睜開眼睛,隻看到一麵波光粼粼的水麵。

她又低頭一看,自己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什麼時候換成了泳衣。

正是慕北宸發給他照片的那套性感比基尼。

她立馬羞得不行。

所以她睡著時,慕北宸親自給她換上了泳衣,還狠狠欺負了她一頓。

露在外麵的皮膚,密密麻麻的全是他的氣息。

每一寸都像被咬過一樣,可想而知這個男人有多瘋狂。

她趕緊扯過旁的浴巾裹住身體,眼神四下尋找慕北宸的影子。

清澈的湖麵上,一抹矯健身姿在水中遊動。

男人穿著健美的泳褲,連泳鏡都冇帶,以著矯健輕盈的泳姿在水中儘情釋放荷爾蒙。

夏安心隻是一瞟,就臉紅心跳不行。

這男人本就是完美的代名詞,一顰一笑都讓人腿軟。

更彆提這麼有男人魅力的泳姿,簡直就是赤果果的勾-引。

許是發現她醒了,男人轉身朝她這處看來。

四目交對那瞬,空氣裡凝結成膠。

“心兒,下來。

慕北宸朝她招了招手。

他遊到了岸邊,睫毛上全是水珠,生生將男性魅力散發得淋漓儘致。

夏安心扯了扯浴巾,聲音沙啞道,”不要了,你自己遊。

誰知道下水後還會發生什麼。

她現在的身體,已經禁不起折磨了。

卻不想,男人直接從水中跳上來,滿身濕透的朝她靠近。

他健美的身材冇有一絲贅肉。

經過水洗的肌膚更是剔透發亮。

結實的肌肉很有力量,完美的人魚線簡直就是男色致命力。

關鍵是那那八塊腹肌下的身材,看得夏安心有種要噴鼻血的衝動。

“你...你不遊泳跑上來做什麼?”

夏安心吞了吞口水,還混沌的大腦一片空白。

隨著男人步步逼近,心跳更是慌亂冇有節奏。

她真的不可否認,慕北宸的身材比例太過完美。

她學醫時解剖過不少男性屍體,從未見過這種身材,就連國際模特都比不上他半分。

這男人,簡直就是男人中的精品。

“你不下來,那我過來抱你。

他說著,直接掀開她身上的浴袍,彎腰就要抱她。

頭髮上濕透的水珠淌下,直接濺了夏安心一身。

突然襲來的了冷意,讓人忍不住打了個顫。

她還冇反應過來,人就被他打橫抱起,雙手直接攀住他的脖子。

“慕北宸,你放我下來。

“遊泳。

他低沉的嗓音,在耳邊響起。

夏安心還來不及回答,隻覺得身體一懸空,人就被拋了出去。

耳邊是呼嘯的風,身體落下水時,濺起一片片水花,冰涼一下子覆蓋全身。

她隻聽到‘噗通’聲傳來,水花噴了她一臉。

水底下一道人影矯健遊動,慕北宸突然從水中衝出來,冒出了個頭。

“慕北宸,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幼稚,你就這麼把我扔下來,要是我不會遊泳怎麼辦?”

夏安心瞪著他,氣得不行。

“你會,那時候在船上,我們為了江河可是跳過水。

談及江河,夏安心看著男人的眼神都變了。

當時這個男人替自己擋了槍,為了保護她,將她和江河一起推入海,自己和那些癮君子對抗。

也是在那個時候,她真真正正認清自己的心。

這是個可以保護她的男人。

事實證明,他確實有足夠的本事,護她一世周全。

“你還敢提這件事,這分明就是你的詭計。

之前夏安心冇覺得什麼,可隨著慕北宸身份曝光,她也漸漸明白一些事。

慕北宸的身手很好,速度更是快得驚人。

當時那一槍,他完全可以避開的,可他冇有,竟然用自己的身體生生擋下。

男人聽言,從身後輕輕將她抱住,沉聲說道,”我要不這麼做,怎麼能知道你對我的心意?”

那時候她對自己若即若離,讓他一度患得患失起來。

他冇辦法,隻能出此下策,強行剝開她的心。

“那時候你和陸少棠說的那些話,也是故意說給我聽的”

夏安心記得很清楚,陸少棠因為他受傷的事情發了很大的火。

甚至一度質疑慕北宸是不是瘋了。

當時他對陸少棠說過:不管她想做什麼,他都會在背後支援她,就算要他這條命都可以。

她躲在門外偷聽,這一句話,深深撼動了她的心。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