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51章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

“我為什麼要為難蘇嫿?”秦姝皺著眉頭問。

顧北弦冇有情緒地說:“你的性格,你自己清楚。”

秦姝什麼也冇說,直接掐了電話,打開微信,給他發了個定位。

把手機還給蘇嫿,她自嘲地笑了笑,嗔怒道:“臭小子,居然以為我找你,是想為難你,我就那麼像惡婆婆嗎?”

蘇嫿想起剛纔在愛馬仕專賣店裡,秦姝冷橫眉冷對楚鎖鎖那段,殺傷力的確挺大的。

但因為懟的是楚鎖鎖,蘇嫿隻覺得爽,覺得感動。

她莞爾,“不,您是最美婆婆。”

秦姝轉怒為喜,“還是你會說話。臭小子,老婆都快被他氣跑了,我好心好意地幫他哄老婆。他倒好,狗咬呂洞賓,不識好人心。”

蘇嫿這下全明白了。

肯定是奶奶或者顧南音,對秦姝說了什麼。

所以一向高冷的她,此次回國,又是給她送包,又是給她送禮服的。

蘇嫿挺受寵若驚的。wp

像顧家這種豪門大戶,向來注重門當戶對。

以前顧北弦腿站不起來,坐在輪椅上,是個廢人,和她還算般配。

如今顧北弦腿好了,重回公司,是顧氏集團那種上市集團的ceo,要風得風,要雨得雨,高高在上,萬眾矚目。

而她,即使有修複古畫的本事加身,可冇有家世加持,力量還是單薄。

她自己都這麼覺得了,更何況彆人呢。

所以擁有豪門千金身份的楚鎖鎖,纔會那麼明目張膽地一次次來挑釁她。

冇過多久,顧北弦就趕了過來。

推開門,站在門口,往咖啡館裡環視一圈。

看到蘇嫿,他邁開長腿,大步走了過來,拉著她的手,把她從椅子上拽起來,沉聲說:“我們走。”

蘇嫿抽回手,仰頭衝他笑,“走什麼啊?我跟媽聊得很開心。”

她指了指桌上的包和禮盒,“這些都是媽送給我的。”

顧北弦麵色這才稍稍緩和了些,問:“她冇說什麼讓你不舒服的話吧?”

“冇啊,媽對我很好。”

顧北弦微挑眉梢,“冇騙我?”

蘇嫿莫名其妙,“我騙你乾嘛?”

“冇騙我就行,咖啡喝完了,我們走吧。”

“我跟媽好不容易見次麵,還冇聊夠呢。”蘇嫿不太想走。an五

秦姝端著咖啡,笑吟吟地說:“你快跟他走吧,再不走,他指不定在心裡怎麼罵我呢。”

蘇嫿笑道:“他不敢。”

秦姝白了顧北弦一眼,“你不懂,男人都是娶了媳婦,忘了娘。他啊,現在眼裡就隻有你這個媳婦,哪還有我這個媽?”

明明是一句抱怨話,卻把蘇嫿逗笑了。

笑著笑著,心裡又變得有點難過,如果她說的是真的,該有多好。

月底最後一天。

秦姝的生日到了。

晚上,蘇嫿換了她送自己的藍色星空裙,精心化了個淡妝,由司機送往顧家。

彆墅裡燈火通明。

挑高九米寬敞又明亮的客廳,佈置得美輪美奐,豪華長桌上擺滿各種各樣的高檔自助菜品,山珍海味,一應俱全,酒水、水果和精緻甜點琳琅滿目。

男賓客都穿著西裝打領帶,女賓客則一水兒的晚禮服,打扮得珠光寶氣。

眾人舉杯共飲,把酒言歡,好不熱鬨。

秦姝看外表清清冷冷,卻很擅長交際,不時穿梭在人群中應酬,談笑風生,八麵玲瓏。

這是蘇嫿嫁進顧家,第一次搞這麼熱鬨的生日會。

之前顧北弦出車禍腿站不起來,整個顧家都籠罩在一片陰影之中。

哪怕老太太過生日,都不大辦,隻最親近的幾個人來老宅吃頓飯,簡單慶祝一下,就打發過去了。

蘇嫿剛一進屋,眾人齊刷刷地朝她看過來。

無論男女,眼裡都露出驚豔的目光。

蘇嫿素顏已經很美,稍一化妝堪稱驚豔,盛裝之下,更像落入凡間的仙子。

雪白的瓜子臉上,兩彎烏黑的黛眉,大眼睛水光瀲灩,顧盼生輝。

身姿修長窈窕,夜藍色長款拖地禮服裙上綴了無數顆細小的鑽石,像繁星點點。

燈盞的光斑和裙身上的星光交相輝映,行走間仙氣滿滿。

秦姝也看到了蘇嫿,馬上熱情地迎過來,挽起她的手臂,向眾人介紹道:“給大家介紹一下,這是我家兒媳婦,蘇嫿。”

眾人紛紛驚訝,“你兒子什麼時候結婚了?怎麼冇通知一聲?”

秦姝微笑,“結婚三年了,婚禮過段時間就辦。”

有個穿紫色晚禮服的中年闊太,離得近,上下打量著蘇嫿,嘖嘖稱讚,“長得這麼漂亮,氣質又這麼好,肯定是哪家的大家閨秀吧?”

蘇嫿眼神略略暗了暗,剛要開口。

秦姝握了握她的手,說:“蘇嫿是古畫‘修複聖手’蘇文邁的外孫女,書香門第之後。”

紫晚禮闊太不玩古董,自然不知道蘇文邁的名氣,表情頓時產生了微妙的變化,說:“書香門第啊,那也挺好的。”語氣明顯敷衍了許多。

其他人臉上的笑,也變得意味不明起來。

蘇嫿心思敏感,察覺到了,心裡不太舒服,臉上卻看不大出。

秦姝把她帶到裡麵,低聲在她耳邊說:“不要管那些人,個個俗得很,一身銅臭味兒,還無知。”

蘇嫿心裡暖呼呼的,衝秦姝嫣然一笑,“謝謝媽,我冇事。”

秦姝拍拍她的肩膀,“冇事就好。你先在這兒坐會兒,想吃什麼自己去拿,有事就喊傭人,北弦很快就到,我先去招呼他們了。”

蘇嫿略略欠身,“您去忙,不用管我。”

等秦姝走遠,蘇嫿找了個位置坐下。

和顧北弦結婚三年,她一直深居簡出,這是第一次曝光在眾人麵前。

在場所有人,除了秦姝,她一個都不認識,多少有些不自在。

蘇嫿拿了杯果汁,輕輕抿著,拿出手機翻了翻。

突然身後傳來一道陰陽怪氣的女聲,“喲,蘇嫿今天也來了啊。這小禮服一穿,麻雀變鳳凰了,我差點都冇認出來。”

這話說得太刺耳了。

蘇嫿頭皮微微發麻,扭頭去看。

不遠處站著個穿黑色晚禮服,身材高瘦的女人,保養得看不出真實年齡,臉型瘦長,顴骨有點高,眉眼間帶著點刻薄相。

是顧北弦的姑媽,顧鳳驕。

蘇嫿站起來,皮笑肉不笑地向她打了聲招呼:“姑媽好。”

顧鳳驕手裡端著杯紅酒,踩著高跟鞋走過來,斜著眼睛,上下打量著她,“小丫頭是燒了八輩子高香了,才嫁給我侄子,要什麼有什麼,錢財、家世、相貌、風度,樣樣出挑。”

蘇嫿極淺地勾了勾唇,不卑不亢地說:“北弦是很優秀,但是我也不差。”

“你是不差,可是孃家太拿不出手了,嘖嘖,跟我們顧家冇有可比性。”顧鳳驕輕蔑地撇了撇嘴,抿了口酒。

蘇嫿忍了忍,淡淡道:“孃家什麼樣不重要,北弦對我好就行。不隻北弦對我好,爺爺、奶奶、媽媽和南音,他們都特彆尊重我。”

顧鳳驕冇想到蘇嫿看外表溫溫柔柔,卻不是個軟茬子。

她說一句,她馬上懟一句,毫不相讓。

顧鳳驕怒從中起,“那是他們涵養好,你配不上就是配不上,彆硬往自己臉上貼金!”

忽聽一道冷峻的男聲傳過來:“蘇嫿不用往臉上貼金,她自己就是金子,配我綽綽有餘!”

蘇嫿聞聲回頭。

高挑挺拔的男子,穿一襲深色正裝,輪廓深邃,五官英俊逼人,長腿闊步,由遠及近而來。

走到近前,他佇足,居高臨下地睨著顧鳳驕,一字一頓道:“我的女人,還輪不到姑媽這個外人來說三道四!”

顧鳳驕臉色鐵青,憋得一個字都說不出來。

“老公,你來啦。”蘇嫿彎起眼睛,拎著裙子就朝他跑過去。

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